表姐與她的繼母 av大帝av狼107[5/5] – 无码屋小说

脫下裙子後,我發現她裡面還穿了一條小褲,這其實稱不上是褲子,只是一
條線帶,正好從她的陰戶間穿過,陷在她的臀部中央和陰溝的溝中。啊呀,原來
表姐是靠這個的呀!只要把那條褲子一提,線帶就緊勒著陰戶分界線,緊貼著陰
核,經這麽的一送一提,就起到摩擦作用,表姐就這樣自慰的,乾脆稱自慰褲得
了。嗯,這種褲子比蕾絲內褲露得多了,再說淫水要是流出來,晾乾得也快,只
是不能讓人掀裙子喲!要不就全春盡露外面了。

表姐的臀部不是很大,但很圓,從後邊偏上看下去,就是一個大桃子。我看
著喜歡,在她的臀部拍了拍,大概用力過頭了點,表姐叫了起來∶「啊,啊,啊
┅┅我痛┅┅」只見她的屁股下部兩塊肌肉抖動了幾下。

我以爲表姐很舒服,於是像大鼓一樣拍起屁股來,還不時地拉拉那條帶子般
的褲子。

「我┅┅我,我┅┅你別拉了,我癢,癢┅┅啊┅┅太趐了,啊┅┅」

聽見表姐興奮的樣子,我把她的臀部掰開,這時候我仔細地觀察了表姐的陰
戶,真是與吳阿姨不同啊!表姐的有毛,那陰毛是褐色的,嚴嚴森森地遮住了陰
戶的上頭。不過我這回在她後邊,所以即使陰毛再嚴密,她的淫穴我仍看得一清
二楚。我把舌頭貼在她的陰戶,擋開大陰唇,上下卷動著,表姐的味道比吳阿姨
的好,而且還有點香味。

「啊沒┅┅啊┅┅呀┅┅啊啊┅┅呵┅┅」表姐叫著。

這樣不過隱,再說我的技術並不高明,還是用手吧。我伸出兩個手指,在表
姐的淫穴裡挖了起來,「今天我要先玩個夠,看個夠再來開炮。」我口中念著。

我挖了幾下,突然問道∶「表姐,你原來還是處女啊?」

「啊呀┅┅呀┅┅你以爲我是什麽┅┅啊呀,你快插入吧!」

我高興得不得了,給處女開苞是男人最大的光榮啊!

「我就來!」我脫了褲子,一條大龜龍出現了。

嘿,這東西今天怎麽這麽長?平時都才只有五寸的,今天都有五寸半,不,
六寸了,天!這不會是吃了表姐的什麽藥吧?要是再多吃些,會不會就有書中常
常說的二十公分了?我很高興,自己的東西本來就粗,現在長度也增加了不少,
這回定要幹個痛快。

我讓表姐翻過身,因爲我不想她背對著我,而我又看不見她的臉,看不見她
被幹的表情到底怎樣。等她翻過來後,我扯下她的那條帶子,她的下身就貼在我
的身體上,我半跪在床上,將她的腳擡起伸向她自己的頭,這樣我就能從上往下
插入,全部插入。她的陰戶頓時脹了起來,我的上身壓在她的腿上,全神貫注地
望著她。

表姐見我盯著她看,都不好意思了,於是閉上了眼睛,但嘴裡還是不停地叫
著∶「哇┅┅啊哈哈┅┅哇啊┅┅啊┅┅啊哇呀,呀啊┅┅啊啊啊┅┅熬也┅┅
呀呼呀┅┅喝呀┅┅」

我是越插越起勁,這處女的淫洞就是小,而且剛插入的時候緊得要命,我的
精蟲就有點被擠出來了。不僅這樣,連我從穴洞裡抽出都有些費勁,是不是太緊
了?我吐了口吐沫塗在她的陰道口,果然這吐沫有潤滑作用,比剛才終於好插了
一點。

「啊┅┅好舒服啊,表姐,我愛死你啦!」

「啊┅┅啊┅┅哦偶呀┅┅叫芝芝┅┅」

「芝芝,太好了,芝芝┅┅呵呵┅┅」我大口大口地呼著氣,好熱、好濕、
好舒服啊!要是在平時,肉棒被這麽緊夾著來回摩擦,我早射了,手淫的時候就
圖個痛快高潮嘛。但今天卻不同,每次都快要達到高潮時卻又有另一股神經支配
著,我想這是藥物在作怪。

「啊呀呀┅┅阿姨┅┅啊┅┅阿姨┅┅啊呀┅┅」表姐叫床的頻率也提高了
許多。

這時我的肉棒每往外抽一次,都能帶出些淫水來。有了這些天然潤滑劑,插
送也越來越自然,越來越舒服了。我的全身好像被什麽電刺了那麽幾下,從腹下
發來一陣陣趐麻的快感。這些被肉棒帶出來的淫水沾滿了表姐的陰毛,很少滴在
床上。我把肉棒抽出來,龜頭在陰核上擦了十幾下。

「啊呀┅┅啊┅┅太舒服了!我要,我還要┅┅」表姐一邊喊著,一邊扭著
腰和臀配合我的動作。

「表姐,哦芝芝,你出血了!」表姐好像沒聽見,我也不再重複了。這應該
是處女膜破了,沒事。

果然,一會兒就沒再出血。我把肉棒重新插入她的淫穴,這時我感到自己的
肉棒被她陰道柔嫩的肉壁夾得好緊,真的想大泄一番,但卻還是沒有射。嘿!表
姐是不是搞了個大發明了?!

我的肉棒在她的淫穴裡來回抽動了幾十下,她的陰穴真是濕透了,像是要發
洪水,而我每次往裡插都插得更深,她的陰穴沒有起初那麽緊了。

「啊┅┅我快不行了,要完了,你快停住啊┅┅快┅┅啊呀┅┅」


本來我也想停住,但表姐沒有推開我,我怎麽能就此打住?再說這次幹得太
爽了,世上大概沒有多少男人能贱货骚逼张嘴喝尿堅持這麽久的。

「不行了,我┅┅要高潮啦!啊啊┅┅」

我把肉棒抽出來,她的陰核這時真像顆豆豆。

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也有餓餓。哦哈┅┅」

我的嘴含著她的豆豆,她的身體頓時跳動起來∶「啊呀,你饒了我吧,求求
你了,我真的不行了,啊┅┅」

這時一股蜜汁般的東西從表姐的淫洞裡流了出來,我早已把嘴對上,生怕它
們白白流掉,啊呀,太美了!

我把肉棒又插了進去,這回真的很天天操综区深了,表姐連連哭著求饒。

本來我還想讓她給我口交的,但就在這時,我突然聽到樓下有人在說話,難
道他們已經回來了?我突然神經一緊張,一股尿急的感覺由下身傳到大腦,我知
道自己已經不行了。

「表姐,芝芝,我要射了啊┅┅」我對著紅臉女孩說道,因爲她已經是我的
女人了。

表姐神情緊張,小聲叫道∶「快!快拔出來!快,你可不要害我啊,我還是
處┅┅」

我沒多想,但是已經來不及了,一半的精液已經射入她的體內。抽出來的時
候,只有一半射到了她的乳房上,當然床上也留了一些。

表姐好像要哭了,但還是用手抹了抹那些精液,拿到嘴邊品嘗了一下。

「快!她們就要上來了。」表姐起身,全身赤裸地,燕子般神速地走出了我
房間,鑽進了她自己的房間。而我則很快穿上背心和短褲,把被子和床單一裹,
走出房門。

「阿華,你拿著被子床單幹嗎?」舅舅問道。

「哦,阿芝姐說今天該洗被換床單了。」我抱著撒著淫水精液的床被回答。

我知道舅舅平常不關心這些事的,再說這些個雜活都是張媽幹的。

「啊,你還真懂事。」舅舅說了一句。

這時吳阿姨也上了樓,她也說道∶「我們的床單也該洗洗了。」

舅舅微笑著,點頭稱是。他走到表姐的房門口,敲門道∶「阿芝,你的被子
也一起洗了吧,這幾天天氣熱著呢!」

我知道表姐這時候是不能出來見人的,否則她的姿態讓人看了肯定要露餡∶
「舅舅,阿芝姐說她要靜心地溫習一下功課,我看還是別打擾她了。」

「是嗎?這孩子也該學習學習了,要不將來怎麽接替我的公司,難不成把財
權都交給女婿不成?」舅舅說道。

我趁機接過去∶「舅舅,只要我好好學習,一定能做個好女婿的。」

「你這小子就愛跟舅舅開玩笑,你們的血緣太近了。」舅舅顯得很有知識的
樣子。

這時吳阿姨抱著床單過來疊在我抱著的被子上,然後對舅舅說∶「那你就把
這個外甥當兒子也好嘛。」

「哈哈!這真是好主意,就是不知道我的那個姐姐肯割愛否?」舅舅說完,
走進了他自己的房間。吳阿姨向我遞了個眼色,也走開了。

我跑到陽台上收好我的那條內褲。正要抱著被子下樓時,表姐的房門微微開
了,我見周圍沒人想進去看看,被表姐給擋住了。

「你去把那些撒在你地上的鈕扣替我撿來,順便給我拿條濕毛巾。」表姐輕
聲吩咐完,把門關上了。

我下了樓,把那些個淫被淫單扔進洗衣機,隨便放了些洗衣粉,然後拿了條
濕毛巾沾了熱水,輕輕擰了一把後,又上了樓。表姐神秘地打開了房間,我鑽了
進去。

她居然還是全裸著,她接過我的毛巾,擦了擦乳房,然後身體微弓著又擦了
擦陰戶。這時我在表姐的房間裡聽到了隔壁的「嘎吱」聲,表姐嘟著嘴輕聲說∶
「聽,又幹上了。」這時隔壁又傳來了一陣陣的淫笑。

「你把那些鈕扣都找到了嗎?」表姐問。

「還沒呢!」

「那你快去吧,我得重新把它們釘上。」

「表姐,芝芝,那條襯衣是誰的?」

「還有誰的?是那騷貨的啦!」

「你是不是也要學騷啊?」我咧著嘴說。

「你真壞!不過我告訴你哦,有人的時候還是得叫我表姐。」

「好,沒人的時候叫芝芝,哈哈!」說完,我走出表姐的房子,回自己房間
找鈕扣去了。

至於吳阿姨有沒有跟舅舅結婚?我是不是還能再次體會未來的舅媽?我和表
姐怎麽樣了?舅舅究竟有沒有發現什麽?這些都是以後的事了,總之,這個夏天
我的功課的確趕上了,而且經驗也增加了不少,以後不用偷著看淫書了。

當時我想∶實戰過隱,真槍還得練,要是有機會,再試試別的。我想是這麽
想的,但那個夏天再也沒發生什麽,很簡單,舅舅也休假了,我還有機會嗎?再
說學習要緊,還要保重身體呢!值得慶幸的是,表姐沒有懷孕,因爲那天她剛好
處在安全期,要不這好事情肯會全完蛋的。

[完]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